期货滚动收益钢市迎夏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
  • 来源:商品期货官网-外盘黄金配资-p2p网贷配资-策略配资股

大牛时代报 记者李紫宸北京报道吨(粗)钢利润仅为63.4元&m期货滚动收益dash;—经历了复工复产的3月期货滚动收益,钢铁行业利润水平不增反降,目前已经降至3年前供给侧改革之初的水平。

中国钢铁工业协会(简称“中钢协”)在此时亦发出预警:警惕接下来钢铁行业出现供需失衡,防范过剩风险的再次出现。

现在,钢材产量和库存均已达到历史的高位,而下游需求尽管在开始好转,但短期内依然难以追平充沛的供应。

业内人士分析认为,2020年,国家逆周期调节的力度不断加强,政府在这方面的态度较为明确,与此期货滚动收益同时,全球货币政策显著宽松,这都将对钢材市场构成利好,但另一方面,产量的释放又给钢材市场形成了巨大的压力。

3月利润缘何再降?

与多数行业有所不同,钢铁行业在进入3月份之后,利润水平较前两个月进一步下降。

国家统计局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,1-3月份,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第一季度利润下降55.7%,为179亿元,比前两个月34.4%的降幅明显扩大,前两月利润为128.9亿元。而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7814.5亿元,同比下降36.7%,降幅比1~2月份收窄1.6个百分点。

据此计算,今年3月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利润为为50.1亿元,比去年同期减少76%,基本接近2016年初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开始时的水平。

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中铁合金的占比很小,以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月度利润除以当月的粗钢产量,得出的吨钢利润大体上可以作为一个观测指标,来反映钢铁行业月度利润的变化。

国家统计局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3月,全国粗钢产量为7898万吨,按此计算,3月吨(粗)钢利润为63.4元,比前两个月的83.3元/吨进一步下降,为自2016年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。

西本新干线的钢价指数显示,整个一季度,钢价一直处于整体下行趋势中,进入3月份之后,钢材价格进一步下行至3700元上下。而作为主要生产原料的铁矿石,价格则在3月之后有所上涨。

钢材产量在进一步增期货滚动收益长。中钢协发布的数据显示,2020年3月,重点统计钢铁企业生产钢材5530.14万吨,同比增长0.92%,钢材日产178.39万吨,同比增长0.92%、环比增长2.33%。整个一季度,钢材产量26742万吨,同比下降1.6%。

而需求在3月份虽然有所改善,但远未达到去年同期水平。统计局数据显示,整个一季度,基础设施投资同比下降19.7%,降幅比1—2月份收窄10.6个百分点。制造业投资下降25.2%,降幅比1—2月份收窄6.3个百分点。房地产开发投资下降7.7%,降幅比1—2月份收窄8.6个百分点。

中钢协的统计数据显示,以旬计,重点钢企的钢材社会库存在进入2020年后就一直处于上升趋势中,且自2月中旬开始就一直处于高位,钢材库存的上行与钢价下行的趋势正成反比。

钢价下行还是上行?

来自河北唐山地区的贸易商报价显示,螺纹钢的价格目前在3500元/吨左右。

4月27日,中钢协召开部分钢企经营座谈会。中钢协会长何文波表示,从与会企业反映的情况看,共识度比较高,普遍认为钢铁需求有较大的下降,需要警惕供需失衡,防范过剩风险。

“从今年的走势来看,波动幅度不大,预计三级螺纹钢均价二季度在3500-3700元/吨区间运行。”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向大牛时代报表示。

王国清分析认为,基建会好些,这对建筑用钢的需求有一定支撑,房地产也有一定的韧性。但目前钢铁产量和高库存对市场形成压制,价格难以持续上涨,预计会是频繁震荡。

海证期货研究所副所长、黑色金属首席分析师石头认为,国家逆周期调节的力度不断加强,这一点政府态度很明确。与此同时,全球货币政策的宽松,对大宗商品价格的后期走势也具有重大的潜在影响。他预计今年钢价很难深跌,螺纹钢大概率会在大区间震荡,在3000-3600元之间。

Mysteel咨询总监徐向春则向大牛时代报分析认为,二季度钢价下行压力会比较大。“高库存、高产量、低需求,未来市场不容乐观。”徐向春判断。

上述人士分析,以现在的产量,二季度的产量还有5%的空间,但需求可能见顶了,四月份的需求应该是最好的。

目前,用于稳投资的第三批1万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券额度已经下达至部分省市。机构预计5月将迎来1万多亿元的地方政府债券发行高峰,单月发行量将创近些年新高,货币政策也会通过降准等方式积极配合提供流动性支持。目前提前下达的三批次专项债规模总计2.29万亿元,超过了去年全年的约2.15万亿元。房地产投资在进入3月后也快速回升:3月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11848亿元,不仅环比大幅增长134.3%,同比还在2019年3月高位的基础上增长了1.2%。

不过,徐向春认为,专项债主要用于拉动基建,基建对钢材需求的拉动是有一定限度的,同时房地产和制造业又难以受益,此外,不能忽视的是,出口形势也较差。因此,在高库存的压力下,一旦需求不及预期,或者市场有其他的风吹草动,市场很可能下跌。

“一季度的疫情爆发是黑天鹅,二、三季度疫情蔓延导致欧美经济衰退,以及防控导致经济复苏乏力,这是灰犀牛。”徐向春说。

从制造业看,尽管目前环比有所好转,但全年要达到或是超过去年的水平,或许还有难度。以汽车产业为例,乘联会公布的数据显示,3月份国内狭义乘用车(轿车+SUV+MPV)销量为104.54万辆,同比下降40.4%(2月同比下降78.7%)。若要全年实现同比持平或是增长,这需要接下来的三个季度实现较高的增长率。但疫情之下,社会失业和居民收入下滑问题凸显,在这种情况下,无论是汽车还是房地产,刺激消费的难度都较大。

那么,后面的市场下跌逻辑可能是,由于汽车为代表的制造业需求下降,导致冷热板材的需求不好,价格下跌,企业亏损减产,同时对原料的需求也有所下降,铁矿石价格下跌,成本下降再拖累建筑钢材也会下跌。

徐向春预计,2020年的钢市将保持全年高库存的状态。